徐伟说

2020-02-04 11:21

终于,在徐伟和其唠了半天家常后,歹徒终于同意让医生上车给人质进行止血。“这是一个机会。”大队专职纪检员陈红梅二话不说,穿上了急救中心护士的白大褂,拿着止血药就上了车。在陈红梅给人质进行包扎的时候,徐伟试图对歹徒进行制服,可最终因为歹徒的警觉,此次营救设想没能实现。

“我问他是哪个地方,他说是陕西,然后我说我在陕西当过兵,是半个老乡。”徐伟说,上车后自己一直顺着歹徒的话语套近乎。“因为是卧铺车,通道比较窄,不容易施救。”徐伟告诉记者,幸好观察发现人质受伤并不严重,他决定以劝为主。

高速公路一大队的民警是第一个赶到事发现场的,事发车辆是苏州开往汉中的卧铺车。犯罪嫌疑人是一名光头中年男子,一名人质被劫持,身上已经被刀划伤,犯罪嫌疑人情绪激动,不时用刀挥舞。

“歹徒很激动很警觉。”民警试图上车制服该男子,都被要求下车离开。为了安抚歹徒的情绪,防止对人质造成更多伤害,大队长徐伟只身一人上去和歹徒进行周旋。

不过,这次包扎行为,让歹徒明白自己犯的罪后果可能并不严重,在徐伟和陈红梅10多分钟的周旋下,歹徒最终同意让人质下车。

“报警,我们车上有一个人拿着一把尖刀劫持了一个乘客,人质已经受伤流血,前面就快到广陵服务区了,我们怎么办?”昨天下午4点20分左右,泰州交巡警支队高速公路一大队值班室响起急促的电话铃声,值班民警刚拿起电话,对方就喊了起来。民警赶紧让其将车先开到服务区停下,并通知巡逻民警、急救中心等部门。

“他情绪有点失常,主要跟之前工作受到不公正的待遇有关。”徐伟说,这个歹徒并不属于穷凶极恶的类型,了解了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,徐伟以帮助争取利益为由,逐步取得了其信任。“拉他的手是让他觉得我和他之间没有距离感。”徐伟说,尽管当时歹徒另一只手上还有刀,但他觉得这是制服歹徒的最好方法。目前,犯罪嫌疑人董某已被警方拘留,此案正在审理中。(吴文锋 刘钰 陆裕顺)

昨天下午4点20分左右,一辆苏州开往汉中的长途卧铺大巴车上,一名刚上车的乘客突然被车上一名光头中年男子用刀劫持,大巴车不得不停在泰兴广陵服务区内。歹徒情绪激动,根本听不得别人的劝说,泰州交巡警支队高速公路一大队的大队长徐伟冒险只身一人上车,让人欣慰的是,经过耐心劝说,犯罪嫌疑人不仅释放了人质,更是被徐伟手拉着手带下了车。目前,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之中。

可与此同时,车上只有歹徒和徐伟两人,而歹徒手上还有刀。不过,让大伙儿吃惊的是,傍晚5点10分左右,在劫持人质事件发生不到1个小时的时间里。徐伟居然手拉着歹徒的手,将其带下了车。